话说到一半,白紫薇想到这次任务的狼狈,不但没摸到水怪一根毛,若不是眼前这位年轻人出手帮忙,自己和带队的王洪超导师恐怕都会丧命。

这样一想,她也觉得很丢脸,声音越来越小,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李炫得到确定的答案,不禁有点失望:姚琳憧憬的稷下学院就是这样的水准吗,似乎不怎么样啊。

他正想着,江面上传来姚琳的呼喊:“李炫,你没事吧!”

“我在这里,我没事。”李炫往江面上看去,就见一艘小船破浪而来,姚琳和狂虎都在船上。

小船很快靠岸,姚琳跳下船,飞快的跑到李炫的身前。

“你没受伤吧?”姚琳紧张的拉住李炫的胳膊问。

李炫笑道:“一只水怪而已,伤不了我的。”

姚琳这才松了一口气,有点嗔怪的说:“你不声不响的就去打水怪,吓死我了,下次不许你这么做。”

这几句话听在旁人的耳中,倒像是女友跟男友的撒娇。

白紫薇望着姚琳清秀的面庞,心想:原来他有女朋友了……

姚琳也注意到了白紫薇,心说:这个女孩好漂亮啊!

她见白紫薇和李炫挨的很近,不禁觉察到一丝的威胁,下意识的问李炫:“你认识她吗?”

“她是稷下学院的学生。”李炫说,“我们以后或许会是同学呢。”

“你们是稷下的新生?”听到李炫的话,白紫薇倒是大吃了一惊。

就在这时,王洪超剧烈的咳了几声,颤悠悠的睁开眼睛,醒过来了。

“我这是在哪里?”这是王洪超苏醒过来的第一句话。

他的记忆只持续到雾鱼撞上来的一刻,之后就一直被翻滚的浪头颠来颠去,完全失去了意识。

此刻,他只觉得头疼欲裂,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好像断掉了一样,肋下刺痛无比,连肚子都胀的十分难过。

“导师,水怪已经被除掉了,你没事了。”一个学生安慰说,他和其他的学生一样,以为王洪超是在和水怪的战斗中受伤的。

“水怪被除掉了,怎么回事?”王洪超捂着头坐起来,一脸的茫然。

“是那个少年做的。”几个学生七嘴八舌的将所见所闻说给王洪超听,还特意说了李炫出手相救的事情。

王洪超听的又羞又臊目瞪口呆,堂堂稷下学院的导师,竟然落到要一个少年出手相救的境地。

这事如果传出来,他还有什么脸面对同事们啊。

“就是那个少年吗?”王洪超看了眼不远处的李炫,见他正跟个清秀的少女谈笑风生,心中不知怎么生出一股恨意来。

世界上就是有一种狭隘的人,总是把责任推给其他人。

王洪超偏偏就是这种人,李炫救了他,他不但没有丝毫感恩图报的念头,反而觉得李炫害他丢了脸。

这就好像农夫和蛇的故事,农夫救了冻僵的蛇,蛇苏醒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咬农夫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