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牢!

这一个字对于方家人,又或者对于柴老先生这种老前辈而言,寓意着什么,已经不需多说。

诓!!!

方表双腿一软,身躯不自觉得砸向身后的木桌,硬是将木桌挤退数米。

不过,此时的他管不了这些了,甚至就连那些仆从也忘记了前来搀扶于他!

那可是关押最为穷凶极恶之人的地方,同时,也意味着被关进那里的人,享受的将是最恶劣的环境……

若是普通人也就罢了,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会是冰神!?

“看看你他娘的干的好事。”那边,柴老先生震惊过后,勃然大怒。

尽管,他和冰神没有任何交集,但身为荒漠之人,拥护自己的冰神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如今听闻冰神被关押在那种地方,如何又会不怒?!

方表被这一喝,喝得更加腿脚发软,连连几个踉跄,最终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是啊,他方家这干的究竟是什么事啊?!

“还他妈的愣着干嘛?救人去啊。”柴老怒骂一声,当即便火急火燎的往外冲去。

方表一愣,看了一眼几个狱卒,吩咐一声:“扶这位公子先回后院上房休息,你们一个个的给我伺候好了,听清楚没。”

下一秒,方表也带着一帮仆人赶紧冲了出去,紧随柴荣的脚步。

出了牢房,随着羊肠小道,一行朝着最深处走去,夜里风凉,几人运动量也并不大,不过此时各个都是满面冒汗。

“天牢里都算干净吧?”柴老先生一边走,一边急声而道。

“干净?”方表越愣,这普通牢房里都说不上干净,这天牢更不用多想了,不过,再略一思考,方表似乎发现,柴老先生的所谓干净另有所指。

但几乎考虑到另有所指的同时,方表已然面色变的更加惨白:“杀戮者,还……还活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