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把你的令牌拿出来让她看看,量她也不敢动手?敢动手我们就去圣杀殿闹!”

“……”

冬四十三愣住了,“炼器师!”

“嗯!刚考的!”慕千汐还真拿出来了令牌。

冬四十三瞪圆了眼睛,这还不是初级炼器师的令牌。

而是……已经能炼制圣神器四星炼器师的令牌啊!

她去密训的这些日子,她不但闯了那么多修罗剑塔,还要摇身一变成为炼器大师。

冬四十三冷笑,“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一死吗?我要挑战你,你敢接受挑战吗?生死之战。”

“丫头,别答应她!”工会的长老急忙道。

圣杀殿的杀手不能光明正大杀了炼器师工会庇佑的人,可生死战,没有人阻止得了。

慕千汐点头道:“好啊!我答应你,比就比。”

炼器师工会的人简直要气晕了,“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冲动啊!”

剑域好战好杀戮者,众多。

正规的生死之战的比试台,自然不少!

可今日开战的两人,倒是有些不同寻常!

一个是圣杀殿冬字号的杀手,杀手明明是搞暗杀的。

光明正大的上比试台杀人,很少见。

一个只有神将的实力,却被这儿所有炼器工会的炼器师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像是他们的宝贝疙瘩一般。

炼器师工会的宝贝,何必跟一个杀手厮杀?

比试开始的下一瞬间,冬四十三便瞬间逼近慕千汐,进行了近身攻击。

匕首即将贴上慕千汐雪白的肌肤,却被她在瞬息之间避开。

“咻咻咻——”为了杀慕千汐,冬四十三准备了很多致命并且带毒的暗器。

这些暗器密密麻麻从各种刁钻的角度袭来,让人避无可避!

赤红色的火焰爆发,恐怖的火元素暴涨到了极致。

众人也看到火焰中的剑是什么模样,瞳孔猛地一缩。

“竟然是永恒之剑!”

“她是闯上修罗剑塔四十四层的剑道天才!难怪艺高人胆大,敢接受级别比她高那么多杀手的生死之战。”

“……”

“嘭!”电光石火之间,比试台上的两人已经交手了无数个回合。

每一剑带着恐怖的毁灭火焰,让神王阶都倍感威胁。

慕千汐的优势不只是剑,她的身法比擅长暗杀的杀手还要神秘莫测。

炼器师工会的人道:“难怪她一心要当剑修,想登顶修罗剑塔,她的剑道天赋也很强!”

“可我还是觉得她炼器天赋更强啊!”有个长老恨铁不成钢的道。

倏地,冬四十三手中爆射出无数条铁链,缠住了那赤红色的长剑。

她狞笑道:“知道你得到了永恒之剑,对付起来有些棘手。所以,我准备了能封住永恒之剑的东西!”

“咻咻咻——”紧接着,闪烁着寒芒的银丝朝着慕千汐袭来。

慕千汐伸手抓了过去,众人看了心惊胆战。

“这银丝看起来就非常锋利,她就算动不了剑,也别空手接啊!手不要了吗?”

“赶紧去救人,别管生死战的规矩了,炼器师可不能断一只手啊!”炼器师工会的人心急如焚。反倒是一直安安静静跟随在千汐身边的挚友顾白衣非常淡漠的拦住他们,道:“不必!千汐不会有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