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同样也是一尊聚神境神道强者,有了他的加入,场面形势立刻就发生了变化。

蜀山老者怒哼道:“死的不是你冥府的弟子,你说得当然轻松了,牛头,奉劝你一句,最好别插手,否则坏了千年大计,九大宗门绕不了你!”

牛头呵呵笑道:“你说的我好怕呀,一口一个九大宗门,就算要坏事,那也是我们一起跟着坏,老牛我今天就只有一句话,马面是我骑过的女人,你们要想动她,得先问问我手中的狼牙棒答不答应!”

“当真是下半身动物,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本座不客气了!”蜀山老者气得咬牙切齿。

这时候一众蜀山弟子也都怒了,纷纷吼道:“师伯长老,我们蜀山的人不比他们冥府少,这地方又是坠龙谷腹地,不可能有人闯的进来,咱们先灭了这些家伙再说!”

叶锋看到这里唯恐天下不乱,同样高喊道:“冥府的师兄同门们,蜀山与唐门咄咄逼人,丝毫不将我们冥府放在眼里,咱们跟他们拼了!”

这一下全都乱了,犹如蚂蚁炸开了锅,蜀山与唐门弟子纷纷出手,冥府这边也丝毫不示弱,亮起武器捉对就开始干,一场大混战立刻爆发。

蜀山老者与唐门唐家山看到这里,知道不能在隐忍了,要再这样忍下去,往后他们在宗门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随着一声怒喝,这两尊聚神境神道强者出手,琉璃剑在手中泛起了一道道绚丽的剑花,直接冲向了马清欢。

唐家山抡起手中的紫金重锤,朝着魁梧的扭头冲杀而来。

刹那间正片山谷杀声阵阵,一头黑色的奔马呼啸而出,此外还有一头狰狞的牦牛咆哮着踩踏着大地滚滚杀出。

四名聚神境神道强者纷纷亮出了自己的神道物站在了一起。

此时此刻,山谷的另外一面,两名身穿白色儒衫的中年男子,一人手持纶巾羽扇,一人握着一杆赤金笔立在青石之上。

二人望着左侧喊杀声传来的方向,不由暗骂道:“冥府蜀山这些个王八蛋,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个节骨眼上了,竟然还要闹。”

另外那手握赤金笔的文士呵呵笑道:“师兄,咱们都是文化人,怎么可疑爆粗口,子曰为人……”

“行了行了,别整天搞你那套斯文,酸不酸!”另外那名手持羽扇的文士不耐烦的打断。

原来这两人都是来自古武九大宗门的圣府,两人气息都不弱,也都是聚神境神道强者,而且是聚神境巅峰,只差一丝便可步入通神境。

事实上现如今的圣府,在三千年前宗门势力并不是就叫圣府,而是被称为儒门,只是当时因为那场举世瞩目的浩劫,儒门死得死逃得逃,最后存活下来的人不敢再以儒门自称,所以这才改为了儒门。

“那边还真是不知道轻重缓解,这若是坏了大计,九大宗门绝绕不了他们,师兄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那位赤金笔文士忽然又问道。

“过去干什么,别忘了咱们的职责就是守在这个关口,他们那边就算出了事儿也算不到咱们头上,但若是因为咱们擅离职守而坏了大事……”

说到这里,这位手持羽扇的文士冷哼了两声不再说下去了,但是他的意思也已经表达的很清楚。

另外那位赤金笔文士点头道:“师兄所言极是,难怪闹到了现在,其他关口的把守人也不见赶过去,咱们没必要理会这种混账事。”

“不过师兄,你说事情也已经快过去六天了,天用阁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动静?”

“有动静是正常的,没有动静那才是不正常,你就放心好了,出了事儿有高个子顶着,没看到咱们圣府几位府主都出动了么,咱们只需要在这里守着就好,只要过了七天,咱们的职责就算是完成了!”

那羽扇纶巾的文士很不耐烦的冷哼,说完噗嗤一声展开了折扇,好像饶有兴致的观看着另外那边的大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