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登川这话无疑火上浇油,瞬间点燃了那蜀山老者的怒火。

“当真是混账东西,一个小小武王,竟也敢对本座大不敬!”

蜀山老者到底是神道级别强者,大手一挥,青光涌动间,一柄琉璃剑已经破空而出。

蜀山在古武九大宗门当中势力并不弱,这主要得益于他们的仙剑,当然这仙剑虽然并不能算是完全意义上的仙,但多少仙字沾边,这就足以说明其不凡。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蜀山弟子,修炼的都是剑法,而神道境强者,其神道之物大多也都是剑,修炼的法门往往也是剑法。

琉璃剑犹如虹光嗖的一声就已经到了岳登川的头顶,直到这时候,岳登川方才感觉到,一股凉意只从脚底冲到了脊背。

他整个人都是清醒了过来,心中却是不由得暗骂自己,刚才怎么如此鲁莽,自己不过只是武王境,在双方都已经形同水火的局面下竟然还敢正面硬抗一尊神道强者,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当然即便是这时候,岳登川依旧没有丝毫的怀疑自己的心境有问题,叶锋暗暗看到这里不由感叹,张文远那家伙的神道物到底是何来历,非但能够看穿人心,竟然还有这等妖邪的功能。

叶锋忽然想到一个严峻的问题,那自己的心境的,张文远这货是不是也早已经看过了?不过仔细想想却也不太可能。

从刚才张文远施展的情况来看,在施展神道物影响对手心境之时,张文远显然感觉到了一种吃力感,另外还会产生一种无形的波动。

这种波动叶锋能够隐约感觉得到,若是这家伙也对自己施展过的话,那绝不会没有察觉到异样。

说时迟那时快,琉璃剑夹带着无上威压,直接当头落下,岳登川这时候即便是想闪避也已经做不到了,神道物的威压早已经让他无法动弹。

“老杂毛,你敢!”

马清欢怒火腾腾,刚才既然都已经当着众人的面说岳登川是她新收的弟子,这蜀山老杂毛竟然还敢当着她的面下杀手,这不是不给她面子是什么!

忽然间大地涌动,犹如万马奔腾之势,一头黑色狰狞的奔马以雷霆之势滚滚冲来。

蜀山老者目光一凝,知道这奔马乃是马清欢这马面娘们的神道物,自己这一剑若是斩杀下去,固然可以将岳登川这小小的武王给一剑劈成两半,但是这样一来,自己势必也会受伤,甚至很可能还会有性命之忧。

毕竟马清欢这娘们同样也是一尊神道强者,而且实力跟他几乎不相上下。

蜀山老者到底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原本已经到了岳登川头顶的那把琉璃剑忽然折转一个方向,以闪电之势撩起。

在带起一股狂暴的气浪之后,直接朝着头滚滚而来的奔马斩下下来。

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冲撞之声,黑色高大的奔马嘶鸣倒退,那柄琉璃剑却是被冲飞了出去。

不相上下!

“哼,在我等眼皮底下,竟敢杀人,你冥宗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