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严重!就是有点渗血,加上昨儿个雷雨天,一时使不上劲,你哥已经给她上了药了,一会儿我们带她回去,养几天就是了!”洛骁看了墨璃一眼回答。

南宫浩宇听到这句话,转头看向他哥,南宫暮羽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于是拍了拍他的脑袋说“:怎么了,干嘛这副样子瞧着我啊!”

“哥,昨儿个晚上你跟小璃儿在哪里的啊?”南宫浩宇这话是带有一点点的试探性的,虽说小璃儿是穿着男装,说话也很像男人,可到底也是个女孩子啊,而且还是没有嫁人的女孩子,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要是以后小阿璃的身份被传出去了,那可是有损名声的,也怪他,忘记了告诉自己的兄长小璃儿是女子。

南宫暮羽听到这个问题,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弟弟,便发现他这话感觉哪里怪怪的,莫非他知道墨璃是女子,所以才有这么一问的。

南宫暮羽:我们找了一个山洞,在山洞里躲了一夜。

“什么?”南宫浩宇一听这话立马跳了起来,瞧瞧墨璃又看了看南宫暮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倒是一旁的洛骁被他这猛的跳起来的动作惊了一下,身子抖了抖,然后没好气的拍上他的肩膀说”:你干嘛,抽的哪门子疯啊?”

南宫暮羽:你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了!”南宫浩宇想都没想的就这么回答,还是司徒枫反应过来拉了拉南宫浩宇的衣摆,南宫浩宇才住嘴。

“有什么问题啊?”洛骁一脑门子的问号“:这山上的路又不好走,他们不找地方躲雨难不成还能下山来不成?”

“不是!”南宫浩宇摇摇头。

“那是什么?”南宫暮羽追问,他几乎可以缺明自家弟弟一定知道墨璃是女扮男装,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反应,只不过自家弟弟都知道司徒枫也知道,怎么洛骁居然会不知道自己的小护卫是个女的呢,这一点还真的是有些奇怪。

墨璃自然也听到了那边在说些什么,她看了南宫暮羽一眼,就生怕这位殿下不守承诺,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所以她非常的紧张盯着那边的几个人。

南宫浩宇一下子被自家皇兄给问住了,刚刚一时情急所以就跳起来了,此刻被自家皇兄盯着他竟不知该怎么回答了,只好蹩脚的随随便便的编了一个理由“:就是觉得皇兄住那种地方有点纡尊降贵了,您怎么能住在山洞里呢?”

南宫暮羽自然也知道南宫浩宇这话就是故意的,别人不了解自己,可自己的兄弟还能不了解吗,自己虽然是太子殿下,可也不是那种摆架子的人,小的时候冷宫都住过。更何况只是山洞而已,看来这小子果然知道墨璃是女子,不过南宫暮羽还是接过了他的话头“:我怎么就不能住了,外头那么大的雨,而且又看不清路,除了去山洞,还能有什么办法?”

“也,也对哦!”南宫浩宇笑笑就这样把这个问题给糊弄过去了。

“太子殿下,属下有一事想跟您禀报!”齐少筠突然插话进来,众人看向他,齐少筠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洛阳跟左风道“:二位大人也过来吧!”

洛阳和左风听见叫自己,连忙走了过去,齐少筠对身后的一个衙役挥了挥手,那个衙役走了过来,将自己先头收在身上的那把带血的刀子双手捧着交给了齐少筠,齐少筠接过后把用手帕包着的刀又递给了南宫暮羽,南宫暮羽伸手接过,打开手帕,刀刃上的血迹已经干了,颜色已经变了。

“这是哪里来的?”南宫暮羽抬头看着齐少筠开口问道。

齐少筠指了指南宫浩宇回答“:五殿下在地上挖上来的!”

“什,什么?”洛骁有些吃惊的看着南宫浩宇,似乎没想到这玩意居然是这家伙找到的,南宫暮羽也有些吃惊,自家这个弟弟有什么本事,自己还是知道的。

“你们不会是找了一夜的线索吧!”南宫暮羽游移的看了看这三个人,缓缓说。

齐少筠点了点头回答“:是的,我们听那几个衙役说这里可能是案发的第一现场,所以就让人在这附近找找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线索,虽然这里被人清理过了,可就算再仔细的人也一定虎有遗漏,反正呆在这里也是等你们的消息,所以我们就四处看了看,然后这家伙就找到了这东西,不得不说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墨璃拍了拍柳如言的胳膊,柳如言回头看了她一眼说“:怎么了?”

墨璃指了指洛骁那边的位置说“:咱们也过去看看!”说完不等柳如言过来扶着她,就径直往那边走了,柳如言跟在后头摇摇头,这丫头是真的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