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璃走到近前看到了南宫暮羽手上的那把刀,刀上有着明显的血迹,洛骁注意到墨璃走过来,连忙扶着她说“:怎么过来了,你腿不痛了啊?”

“还好!”墨璃回答,随后指着南宫暮羽手上的刀说“:这是凶器吗?”

“应给是吧!”南宫暮羽回答,然后指着南宫浩宇说“:五弟在这个院子里挖到的!”

墨璃:可以给我看看吗?

南宫暮羽点点头,将手里的刀递给了墨璃,墨璃接过扫了一眼,这刀没有什么特别,就是普通铺子上都能买到的刀,墨璃眯着眼睛盯着看,随后在众人没反应过来时直接将刀柄和刀刃直接给分离了,出手快的连站在她身旁的柳如言和洛骁都没有反应过来,众人惊讶的瞧着墨璃,刀刃被墨璃直接扔在了地上,随后从刀柄的夹缝里居然夹出了一张纸条,打开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今夜子时,城东破屋相见。

纸条上没有落款,也没有别的东西,估计这张纸条应该就是凶手给那位死者的,墨璃把纸条递给南宫暮羽,南宫暮羽接过看了一眼,然后看着墨璃说”:你是怎么知道这里面有东西的啊?

“猜的!”墨璃回答,随后指着地上的刀刃说“:刚刚拿在手里的时候发现它有点松动了,所以就在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东西,所以就想掰开看看!”

“小阿璃你也太猛了点吧,空手掰刀刃,估计没几个人会这么做吧!”南宫浩宇直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这小丫头有些方面还真的是很敏锐啊,怪不得人家脑子好呢。

墨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齐少筠的目光落在了墨璃的身上,这个护卫还挺厉害的。

“这间屋子派人看守起来吧,让人好好得查查,既然案发现场是在这里,那么一定还会有别的线索!”南宫暮羽发话。

“是,下官一定派人仔细查查这里!”左风回道。

南宫暮羽点点头,随后面向墨璃说“:本殿昨夜说的话是真心的,日后若你有难,随时可以来找本殿!时辰也不早了,回去休息休息,好好养伤吧,这伤筋动骨一百天,可得好好养着,回头本殿让人给你送点药吧!”

“多谢殿下厚爱!”洛骁不等墨璃开口拒绝,就先一步开口答应了,他知道以墨璃的性子,不会接受这位殿下的东西,可毕竟是因为他的原因,自己的人才受伤的,怎么着他也得负责。

“好了,既然都没什么事了,那殿下咱们就回去吧!”左风开口提议众人回去,毕竟一夜过去了,宫里那边也不知道如何了。

南宫暮羽:本殿失踪的消息父皇他们知道吗?

“应该知道吧!”齐少筠也不确定,毕竟他们出来的急,也并没有去回禀陛下,所以陛下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也不清楚。

“那时辰不早了,咱们赶紧回宫面见父皇吧?”南宫浩宇提议。

众人点了点头,左风和洛阳陪着南宫浩宇几人进宫,洛骁跟柳如言与墨璃一块回府,临走前,洛阳嘱咐洛骁回去不准跟裴颜胡说八道,洛骁嗯嗯的点头答应了,随后洛阳他们便先一步离开了。

目送着洛阳他们离开后,柳如言才开口问墨璃“:那我们是回去?”

墨璃却没有说是回去还是怎么的,而是问柳如言昨日去春风阁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柳如言摇摇头说“:我呢整个春风阁上上下下都看了一圈,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我还花了钱向春风阁的小二打听那天的事情,据说那天那位小公子来这里喝酒时正是春风阁最忙的时候,当时那小公子带了几个平常一块玩的朋友一起去的,他们到的时候去的是平时经常呆着的那个雅阁,几个人叫了几个姑娘还有一桌酒菜,再后来什么时候走他们也不清楚。”

“那知道是哪几个跟他一块喝酒的吗?”墨璃追问。

“已经让衙役们去查了!”柳如言回答,随后拍拍墨璃的肩膀说“:别想这么多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一晚上没回去,恐怕夫人该担心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