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一路回到山下时,天光已经大亮了,守在山脚下的两个衙役还在,洛阳跟在洛骁身后,询问那两个衙役有没有人下山,两个衙役纷纷摇头说没有,洛阳点点头,随后对南宫暮羽说“:殿下,五殿下和齐家的小公子跟司徒家的在破屋,他们原本也是要上山的,不过我们没同意,担心他们有危险,所以便让他们几个留了下来,我家的这个我拦不住。”

南宫暮羽笑笑,看了一眼洛骁,谁人不知洛大少爷脾气不太好,有的时候亲爹的话都未必有用,更何况墨璃是他的护卫,不过他应该知道是自己非要来这里的,居然没有发难,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再往破屋走的时候,洛骁突然叫了南宫暮羽一声太子殿下,南宫暮羽看向他,洛骁清了清嗓子说“:殿下,以后您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县衙吧,这样比较安全,您瞧瞧您这副样子,若是听左伯伯的不来这儿,不就没有这么一出了吗,您想早日破案的心情咱们都理解,客可做事也讲究一个量力而行,您说说要是这次没有墨璃会发生什么事呢,您要是出了事,上头那位不把我爹跟左伯伯的皮给扒了就不错了。”

洛阳和左风也听到了那最后一句,两个人同时回头看了洛骁一眼,左风觉得洛家这小子还真的是不会说话,说话还真不是一般的粗俗,而洛阳只觉得自己脑壳子疼,这个傻小子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你胆子也太大了点吧,居然敢当面指责这位太子殿下,是疯了吧,洛阳回身,走到洛骁身边,重重的拍了他脑袋一下,洛骁由于背着墨璃,这一下子他躲都没法躲,只能硬生生的受着了,洛阳虽然动了手但到底顾念着他身后背着墨璃,所以没有下那么重的手,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没好气的说“:臭小子怎么跟太子殿下说话呢,有没有点规矩了,殿下是你能编排的吗,胡说八道什么呢?”

洛阳噼里啪啦的对着洛骁说,洛骁听着自家老父亲对自己的控诉,抬头看着他回道“:我这话怎么了,没毛病啊,本来就是,他要不来这里,怎么会被困在山里一夜,那个人怎么会拿他当挡箭牌,阿璃又怎么可能会为了追他进山,我哪里说错了!”

洛阳:嘿,你个臭小子,来劲了是吧,没玩没了了是吧,能不能闭嘴,少说两句会死啊!

洛骁刚要开口,就被墨璃反应迅速的捂住了嘴巴,洛骁剩下的话就全变成了唔唔唔唔唔的声音,墨璃看向南宫暮羽,语气带着讨好的意味道“:殿下恕罪,我们家少爷就是一时心急口快,没别意思,还请殿下莫要同他计较,他没什么坏心思,可能是因为找了我们一夜,有点烦躁,所以才冲撞了您,属下替他给您赔个不是!”

“呵呵呵呵!”南宫暮羽露出几声轻笑,先看向墨璃,随后看向背着她的洛骁,无奈的摇摇头说“:我说你这性子,这么口无遮拦的将来可是要吃大亏的啊!”

洛骁一只手托着墨璃,一只手绕到嘴巴这把墨璃的手拉下来,转头看着南宫暮羽道“:怎么可能,就本少爷这种人怎么可能吃亏!”

南宫暮羽无情吐槽“:我说洛公子,这说话也讲究方式的好不好,得亏本殿下脾气好,不然就你刚刚那番话本殿可以治你的罪的,你可知道,以下犯上是什么罪名,你不清楚吗?”

听到这,洛骁愣了一下,随后看向南宫暮羽说“:怎么难不成你还要治我的罪不成?”

南宫暮羽无奈的摇摇头,看了洛骁一眼说“:就你这脾气我敢治你的罪吗,你还不剁了我啊!”说完这话自顾自的往破屋的方向走了过去。

洛阳没好气的指着洛骁,想骂人又不知道骂什么,气的整个人都在哆嗦,左风拍拍他的胳膊劝道“: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赶紧的回去吧,这一夜一个都没回去,只怕裴丫头该着急了,就别跟儿子计较了!”说完拉着洛骁走在了前头,洛骁跟在后头,墨璃小声的拍了拍自家少爷的后背,无奈的说“:少爷,您昨儿个是不是跟干爹又吵架了啊?”

洛骁:怎么,你是有未卜先知吗,这都知道?

墨璃:属下没有未卜先知,只不过是了解少爷跟干爹你们的脾气罢了,所以少爷你们吵了吗?

洛骁犹豫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回答“:昨儿个有人报信到宫学,我们几个连课都不上了,就直接赶到了这里,然后就直接跟老头子吵起来了,不过我还算好的,你师傅都动起手来了,就差没一拳打上去了!”

洛骁怕墨璃念叨不仅把自己交代进去了,反而还把柳如言给拖下了水,柳如言猝不及防的被人告了黑状,墨璃侧头看着柳如言,柳如言有些心虚的看往别的地方,墨璃阴沉沉的叫了一声“:疯老头!”

“喂喂喂,过分了啊,怎么说我也是你师傅,怎么就疯老头了呢?”柳如言听到这称呼有些不太高兴,立马转过头来反驳,墨璃就这样趴在洛骁的背上,直直的看着柳如言,柳如言被自家徒弟这眼神看的浑身不舒服,只好举手投降,“是,我是冲动了,可当时那情况我能不着急吗,这也不能怪我对不对啊?”

“可是我记得跟你说过凡事不要动手,搞清楚情况想办法解决才是,您怎么又给忘了呢?”墨璃眯着眼睛打量着柳如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