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没有拿到神武,但是这把也很不错。”出了门,墨怀还拿着剑比划,沈连看着他,不经意得扬起了嘴角,见墨怀望了过来,又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来。可却被墨怀尽收眼底。

“师尊,不然您给它起个名字吧。”墨怀笑嘻嘻得说道。

“你的剑,你自己取。”

“哎呀,师尊,你帮我嘛!”墨怀拽了拽沈连的袖子,无奈,沈连只好说了个名字:

“仁者无忧,知者不惑,为师希望你常存仁心,不为奸邪所惑。就叫不惑吧。”

“好……”墨怀点点头,琢磨着沈连说这话,不会还是怀疑他跟魔族有关系吧……

“好了,走了。”

有了宝剑加持,墨怀觉得飞行速度快了很多,两人不到一天的功夫就到了洛阳。

“沈仙长?”洛阳城门口的一个士兵认出了沈连。“您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沈连不解。

“我们城主生了病,想请您过来瞧瞧。昨日刚派人给您传消息去了。您快去看看吧!”

估摸着不是什么小病,沈连赶紧抵达了封山派住所,正好撞上了要出门的封山派大弟子严洵。

“沈师叔!”

严洵激动得就扑到沈连怀里哭,沈连忙把人扶开,“你师尊怎么了?慢慢说!”

严洵止了眼泪,看了一眼墨怀,把沈连往前拉了拉,说道:“师尊又走火入魔了……”

沈连想了想,当年炎山灵果一半被别人摘了去,一半又留着。那时以为是邢风摘的,剩下的就是他留给自己的,也就没有多问。如今看来,是邢风仗义,为了帮他而牺牲了自己的利益。

“其实,其实……”沈连要进去,却又被严洵拉住。“师尊本来这几年控制得挺好的,可最近我们这不太平,往西十里的女尸山有妖怪,师尊去了趟,回来就走火入魔了……还一直不肯请医师帮他治病,就自己扛着,对了,您进去,要是师尊说了什么不当的话,行为举止奇奇怪怪,您也别生气……”

沈连点点头,邢风走火入魔的时候也不是没见过,推开门就进去了,然后不到几秒,又红着脸跑了出来。

“师尊怎么了?我会医术,我进去吧!”

“别,别去——”沈连着急说道。

“你会医术?快去!”严洵刚见到墨怀,就看到他手里一把宝剑,哪里知道这个弟子也是个医修。

沈连拦不住他,只能往门口的凉亭坐下,不停喝着水。

墨怀进了内室,就听到屋里一阵喘息声……走近一看,邢风正半敞着衣服蜷缩在床上,怀里抱着一个长长的套着清雅派弟子服的枕头,他双腿夹着枕头不停得磨蹭……“连儿,连儿……嗯……”

难怪沈连这么羞耻得跑了出来,传言邢风被逐出师门是因为对一个弟子动心而破了心法,该不会就是沈连吧……

不过走火入魔不应该是这样吧?墨怀取了包裹里的一根木管,放到邢风鼻边,闻到里边的味道,邢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墨怀扔开那湿漉漉的枕头,甩到一边,探了探邢风的灵脉,又喂了他吃了一颗清心丸。随后,关上门出来了。

“怎么样?”严洵问道。

“邢掌门是中了媚毒了。”墨怀朝沈连那看了看,他还在喝着水,想必这几百年,沈连一直一个人,未触情事,应该不懂这些吧……

“媚毒?这么说女尸山的是魅妖?难怪,上去的男人没一个下来的,就我们师尊厉害,至少活着回来了。”严洵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跪到沈连面前,“想必师叔定不会为魅妖所惑,还请师叔为我们斩妖除魔!”

当年邢风被逐出师门,路过洛阳时,听到洛阳城的百姓一直被女尸山的孤魂野鬼所叨扰,于是上了山,把山上的女鬼全部消灭,百姓颇为感动,都求着邢风留下保护他们,邢风也正愁没地方落脚,于是留在了洛阳,成立了封山派。

从那以后,女尸山一直没有出过什么乱子,百姓也经常上山砍柴、打猎。可这几天,突然好几个农妇的丈夫上了山就没下来,妇女们上山寻找也不见人影,就通报给了邢风,邢风派了几个弟子上山除妖,可弟子们也是一去不复返,只能亲自前往。满头大汗得跑回来后,只跟严洵说了句别叫大夫,请沈连过来。然后就像是沉浸在幻觉里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了。严洵只当他是着了魔,就派人去请沈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