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上哪去了,赶紧给我回家!”李雄愤怒的吼道。

云洛稍稍把手机拿的远些,才懒懒的回道:“翡翠玉镯都被戴脏了,我找人洗洗去啊。”

李雄一噎,气道:“你个逆子!白眼狼!莉莉哪点儿对你不好,你要当众给她难堪,还陷害她!”

云启听到李雄的怒吼,当即沉下了脸,准备开口怼回去,然而云洛却冲他俏皮的眨眨眼,伸出食指竖在嘴巴前。

云启微微挑了下眉,重新靠回椅背。

“第一,我是白眼狼,你也是禽兽。”

“第二,我只是问她要回我妈的遗物,是她贪心不给,自找难堪。”

“第三,可不是我陷害她,是她的亲儿子说她吸,她才承认的。”

云启笑眯眯的给云洛竖了个大拇指。

云洛顿时骄傲的挺起小胸膛,他家老男人嘴可笨了,他作为贤内助当然嘴巴要厉害点了,把欺负老男人的都骂回去。

唔,那那那什么的口/活他也要练习的很厉害的。

云洛这边心猿意马,胡思乱想时,那边李雄已经不管不顾的破口大骂起来。

云洛听的一阵心烦,冷声道:“给我闭嘴!”

李雄愣了两秒,忽然暴躁的吼道:“我是你老子!”

云洛回道:“老子早仙去了。”

云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云洛也随手挂断了电话,双手合十默默道歉,实在是太辱老子了。

“洛洛,有没有人说过你如今变化很大。”云启突然开口道。

从前的云洛像个被养废的傻白甜少爷,现在的云洛依然白甜,但是不傻了,反而像个小刺猬似的,逮谁扎谁。

云洛心里咯噔一下。

原来真的只有他一个人傻傻的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

实际上都发现了他的变化。

云洛转过头看向云启,眨了眨眼睛硬说道:“外公说了。”

云启似笑非笑的看着云洛说道:“陆沉风就没说?”

云洛咬了咬唇,嘤咛一声,惨兮兮的道:“小舅舅,你就别笑话我了。”

云启摇摇头笑道:“不笑话你,洛洛,如今你这样很好。”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不再委屈自己,这样很好。

“我不问你为什么,因为我知道能让一个人性格突然变化那么大,在他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但那些都过去了,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云洛眼睛忽然酸涩。

不问过去那些令你痛苦的事。

只承诺以后,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云洛嗷了一声扑到云启身上,激动道:“小舅舅,我也会努力成为你们的后盾!”

他的小舅舅是那么光风霁月的一个人,可是最后却以那么惨烈的方式死去。

没有医德,故意害死手术台上的病人。

包/养明星嫩模,私生活混乱。

以前途为要挟,猥亵医院男实习生。

从十八层的楼顶摔下来。

用死证明了他的清白。

“小舅舅,我不会再让你自杀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自杀?

云启伸手弹了下云洛的额头,无奈笑道:“我可没想过自杀,倒是你快把自己哭晕过去了,一脸的鼻涕泡泡,啧啧,陆沉风要是看见,肯定嫌弃你。”

云洛羞窘道:“他才不会,我什么样他都喜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