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道尖细的女声笑道:“思铭,你多跟洛洛学着点儿,会哭,会撒娇的孩子才有糖吃。”

云思铭满是不屑的道:“男人哪有撒娇的,撒娇的都是娘炮。”

云建脸立马沉了下来:“住嘴!”

梁思铭握紧了拳头,一脸不服气的道:“我哪有说错,男人不就该充满阳刚之气,哪能像个娘们似的哭着撒娇!”

云建刚要训斥,云洛却笑眯眯的应道:“你说的对啊,不过你一副很鄙视的样子骂我娘炮,你是对你娘有什么不满吗?”

云洛戏谑的眼神看向张美,还故作夸张的道:“大舅妈,是不是你平时对思铭管的太严,惹他厌恶了啊,你看,他把气都撒在我身上了。”

云思铭赶紧道:“云洛,你别歪曲事实……”

这时云老爷子敲了敲拐棍道:“是不是想饿死我这个老头子啊?”

云洛一听,赶紧跑了过去给云老爷子盛了一碗粥,嘴甜道:“外公别胡说,您可是要长命百岁的人。”

云老爷子笑道:“整天就你嘴甜。”

云思铭看着亲昵说笑的两人,不屑的哼了声,这时张美走过来提醒道:“你也去你爷爷那里卖个乖。”

云思铭不屑道:“我才懒得去讨好一个老头子,哼,我才是云家的亲孙子,这云家迟早都是我的。”

张美一想也是,云洛再讨云老爷子关心也是外孙,这财产终归要留给亲孙子的。

吃着饭,云洛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他瞄了一眼,见是经纪公司的王总打来的电话,顿时懒得接。

这个王总一直想占他便宜,不是什么好人。

云洛刚想挂断,云思铭却道:“怎么不接,还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方便我们一家人听?”

云洛手指一转,接通了电话,还特地开了免提。

“云洛,赶紧给我滚来公司,未经公司允许擅自接《苍穹诀》,谁给你的胆子,这是公司的资源,公司说给谁就给谁,你一个糊逼十八线还敢抢这种大饼,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就冷了下来。

一个小小的经纪人也敢这么欺负云洛,他才是不想活了!

云洛有些后悔一时冲动接电话,影响大家吃饭的心情了。

“让法务准备好解约合同。”

云洛说完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有些心虚的看着云老爷子道:“外公,这人有病。”

云老爷子气道:“我看你也有病,云建手下不是有个娱乐公司,你非不去,偏跑去那些野鸡公司,上赶着让人欺负是吧!”

云洛吓了一跳,眼圈霎时红了:“外公。”

云老爷子啪一下把筷子摔在碗上,站起身道:“别叫我外公!”

云老爷子生气的离开,云洛楞了一下起身就要追过去,云启却赶紧拽住了他。

“小舅舅你干嘛呀!”云洛着急道。

云启眼神幽幽的扫了眼云思铭,揽住云洛的肩膀压低声音道:“你要想哄老爷子开心,就赶紧把野鸡公司给踹了。”

云洛微微一怔,忽然意识到他的所作所为不正像当初的妈妈一样。

不听长辈劝告,硬是想靠自己在娱乐圈闯一番事业,结果签约野鸡公司,拿不到好资源,混了好久还是糊逼十八线,还处处被人欺负。

让长辈们担心。

云洛难过道:“小舅舅我知道了。”

现在的他能给云家长辈最好的回报就是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让他们担心。

吃过饭,云洛又端了碗海鲜粥跑到云老爷子的书房门口。

“外公,海鲜粥我给您放在门外,记得吃啊,我今天就去跟公司解约,以后不会再让您操心受累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